宫勿念忽然觉得,自己的心都空了。

  可师尊的话,她不敢不听,只好低下头沉默以对。

  摇光星女转头看了一眼她,心中微微一叹。

  她开始的时候就知道,这个宫勿念肯定会是这样的反应。

  因为她太了解这个好胜的宫勿念了。

  这样的打击对于她来说太沉重了。

  简直就是在摧毁她前半生建立起来的所有一切。

  这让摇光星女对其充满了同情,可想起神子大人,她也只能沉默以对。

  这时,那紫薇神子淡淡道:“千族大会什么时候开始。”

  “回神子大人,还有半个月。”

  “很好!做好准备,我要亲自前往参加。”

  “是!”

  紫薇神子慢步走上高大的观星台,淡淡道:“还有,此世间可有什么古怪之事么?”

  “这个……应该没有吧。”梵鼎天转头看向了宫勿念。

  因为现在的山海斋,诸多具体的事务都是由宫勿念来负责的。

  宫勿念正要将玉简拿出。

  那神子坐在观星台宽大的椅子上,冲她一勾手,“你过来,侍奉于我!”

  宫勿念浑身一颤,满眼震骇的看着这位紫薇神子。

  “怎么?没听到么?”紫薇神子淡淡道。

  梵鼎天见宫勿念一脸迷茫之色,急不可耐的说道:“勿念,神子大人在唤你前去!”

  宫勿念从迷茫中清醒过来,然后低着头,颤抖着站起身来往那观星台上走去。

  梵鼎天露出了欣慰之色。

  可包括那紫薇神子在内,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,宫勿念手捏袖中的玉简,猛地一用力,便将其生生折断。

  上面所记载的一切自然也随之消失了。

  而后她深吸一口气,抬起头来,慢慢走向那嘴角带着一丝邪笑的紫薇神子。

  梵鼎天和诸位峰主则慢慢退下,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中州之地,其宽广不知有几万里,生活其中的诸族数不胜数,修者宗门跟国度更是多如繁星。

  可在中州的最边缘,毗邻妖族山脉的贫瘠土地之上,却存在着一个极为古老但又多灾多难的国度。

  古华国。

  此刻。

  在古华国残败的都城之中,一场践行酒正在那无比寒酸的皇宫宴会厅之中举行着。

  不同于其他酒会的笑语欢声,此刻的宴会厅中鸦雀无声,所有的人全都一脸的悲愤和严肃之色。

  坐于主位之上的是一名面容瘦削,眼中遍布血丝,神情疲惫的中年男子。

  他便是古华国的皇帝,华复!

  应该说古华国的每一任皇帝,都叫这个名字。

  传到他这,俨然已经有四百多代。

  此刻,华复呆呆的看着站在下面的三名少年,心中五味杂陈,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  “三位义士,此一去,可是九死一生的局面,你们可……想好了么?”

  这三人面面相觑,而后站在最前面的一名容貌妍丽好似女子的少年拱手道。

  “陛下,我三人早已想好!此去,哪怕十死无生,也不可让诸族小觑了我堂堂华族!”

  他的话,让屋里的很多老臣偷偷抹了一把眼睛。

  太久了。

  甚至很多人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届了。

  也是在这宴会厅上,也是同样的践行酒,也是同样的话语。

  所不同的是,说话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。

  但即便如此,依然没有人退缩过。

  看着三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华复心痛如绞。

  连年征战,诸族欺压。

  古华国能存活这么久,已经是个奇迹。

  可到了如今,还是沦落到了青黄不接的程度。

  最开始参加千族大会的还是有名望的中年义士,逐渐逐渐的便换成了年轻人,最后几乎都是少年了。

  而现在,甚至连有资格参加千族大会的少年都很少了。

  “佑安,你……真的要去吗?”华复颤声道。

  领头的少年沉默片刻,眼中现出点点泪光,但还是深吸一口气道:“父皇,若是孩儿不去,那我堂堂古华国就真的要在诸族之中除名了!”

  “可……你毕竟是个女孩子啊!”

  华复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此刻的他,不再是古华国的皇帝,而是一个普通的父亲。

  华佑安摇了摇头,“在命运面前,我们华族不分男女,永远都不会向它屈服!”

  这句话让宴会厅中掀起了一阵狂风般的掌声。

  有些老臣失声痛哭,举杯哽咽道:“壮哉,我华族儿郎!”

  但更多的还是无语凝噎。

  还有一位老臣则苦笑着道:“但前几日浪人国发来国书,声若是不能对前段时间他们的兵卒之死做出合理的解释,便不允许我华族从他们国土之上通过!”

  听到这句话,很多人露出黯然的神色。

  这件事大家都知道。

  若是其他国度还好说,但浪人国乃是古华国前往千族大会的必经之路。

  若是他们不允许,这要怎么办?

  这时有人怒拍了一下桌子,愤怒的说道:“这些混蛋,他们的兵卒屡次挑衅我古华国,奸淫掳掠无所不为,我们一再克制,他们却得寸进尺,最终忍无可忍之下将其全部歼灭,结果他们反倒要起解释来了!”

  很多人都现出怒色。

  可那又能怎样?

  古华国就好像被困在角落中的巨龙,现在根本无法和浪人国相抗衡。

  正在这时,有一名带甲士兵端着一个木盒走了进来。

  等来到了众人近前后,这带甲士兵半跪于地,将木盒举过头顶,“陛下,左骠骑将军……自刎而死!”

  什么!

  听到这句话,所有人霍然站起。

  华复更是面色苍白,惊怒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带甲士兵将木盒缓缓打开,里面赫然是左骠骑将军的头颅。

  而后平静道:“将军大人说了,这……便是给浪人国的解释!”

  华复颓然的跌坐于座位之上,神情呆滞的挥了挥手,有侍卫上前接过木盒。

  可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这名带甲士兵毫不犹豫的拔出剑来,自刎于当场。

  死尸栽倒在地。

  宴会厅中一片死寂。

  过了会,才隐隐有人开始啜泣。

  因为他们都明白,这名带甲士兵千里而来,就是为了完成其主将的嘱托。

  现在任务完成,他便也随着左骠骑将军的英魂而去。

  华复的眼泪夺眶而出,脸上却现出毅然之色,然后举起酒杯。

  “今日他们所施加于我华族的,我们必将铭记于心!华族,永不低头!”

  “诺!华族永不低头!”

  宴会厅中的所有人齐齐怒吼,眼中的璀璨光芒一如千万年前他们那征战天地的祖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