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勿念一愣。

  周天星辰殿乃是山海斋绝对的禁地。

  平时除了师尊和几位峰主以外,任何人都不得踏入半步,就连她这个首座大师姐也是一样。

  今日师尊却突然唤我前往此处,所为何事?

  莫非……是紫薇神子即将降临了?

  心中升起这个念头后,宫勿念浑身汗毛直竖。

  这若是真的话,那将是山海斋百年来的第一大事。

  因此她立马便御空飞往后山。

  片刻之后。

  后山已至。

  这里有着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层层禁制,任何人都无法在这里飞行。

  宫勿念便落下地面,步行着前往周天星辰殿。

  此刻。

  在周天星辰殿中,那黑色的穹顶之上,有无数星辰正在闪烁。

  建造此殿的大能不知道用了何等惊天手段,居然以一殿之大,容纳下了周天寰宇的无数星辰。

  不但如此,这些星辰跟实际位置还是一一对应着的,

  甚至现实之中星辰的每一点变化也会反映到这里来。

  而这时候的星辰正在急速扰动,好似一团乱蒙蒙的星雾,急速的旋转着。

  但不管这些星辰怎么旋转,有一颗璀璨明亮如皓月般的星辰却屹立于中宫之中岿然不动。

  此星大若光斗,万星朝拱,执掌生杀,贵不可。

  这便是万星之主的紫薇帝星。

  梵鼎天以及摇光星女等人站于祭星台上,仰头观看星辰之势,面上现出前所未有的恭敬神情来。

  因为他们可以感受到,一股至尊至贵的气息正在降临。

  当宫勿念也出现在周天星辰殿中之时。

  一道紫色星光自那紫薇帝星之中投射下来,正好照耀在大殿正中的一块玉石之上。

  这玉石庞大无比,更难能可贵的是极为晶莹剔透,就如同透明的一般。

  若是有其他修者在此,一定会失声惊呼。

  因为这一整块玉石都是极为难得的玉髓晶石。

  这种玉髓晶石只在大的玉石矿脉深处才会偶尔出现,而且基本上都是拳头大小。

  而这块玉髓晶石足有一人多高,单凭这点,这块玉髓晶石便足以价值连城了。

  甚至一些小点的修行宗派倾尽所有也不可能买得起这样的一块晶石。

  但在山海斋的掌教梵鼎天和诸位峰主看来,这样的晶石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只要能迎接神子降临,那么一切就都是值得的。

  紫色的星光渗入玉髓晶石之中,并开始渐渐凝聚。

  这一过程缓慢却又让人心生敬畏。

  因为在玉髓晶石之中,紫色星光所凝聚出来的,赫然是一个人的轮廓。

  随着星光的逐渐渗入,这轮廓越发的清晰。

  到最后已经毫发毕现,现出了一个面容威严如帝王般的青年男子形象,

  只是这男子的眼睛是闭着的。

  即便如此,一股强大的威压还是让宫勿念面色微白。

  梵鼎天和诸位峰主面现激动之色。

  因为他们知道,紫薇神子马上就要降临了。

  果然。

  在一个呼吸之后。

  周天星辰殿穹顶之上的那颗紫微星陡然爆亮。

  与此同时,在外面的天穹之上,紫微星白日现形,并投射下一道浩然星力。

  这星力穿过周天星辰殿的穹顶,直接钻入玉髓晶石之中,然后化为一道玄奥尊贵的印记,印刻在男子的眉间。

  咔。

  随着一声清脆的鸣响。

  玉髓晶石之上浮现出了无数细密的裂纹,于瞬息间便化为了齑粉。

  而后这闭目的男子缓缓睁开眼眸。

  他一睁眼,周天星辰殿中好似刮起了一阵狂风,一股强绝的气势横扫一切。

  穹顶之上的万星瞬间黯淡下来,就好像不敢再闪烁了一般。

  而男子的眼中则闪过无数玄奥神秘的符篆,便好似将漫天星辰都纳入了其中一般,令人不敢直视。

  梵鼎天等人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,上前一步,齐齐跪倒。

  “山海斋众弟子,恭迎紫薇神子降临!”

  紫薇神子静静的站着,过了片刻才用充满威严的声音说道:“你们做的不错!”

  “谢神子!”梵鼎天砰砰磕头,激动的热泪盈眶,却连头都不敢抬。

  宫勿念却偷偷的看向这位紫薇神子。

  只见他穿着一身绣满细密花纹的袍服,长身玉立,肤色好似象牙般淡雅白皙,五官深邃俊朗,而眉间的那道古朴神秘的印记则更添了几分威严。

  尤其是他那双眼睛,如果细看之下,似乎能看出无数星辰在其中旋转一般,令人情不自禁的深陷其中。

  宫勿念都看呆了。

  而这位紫薇神子似乎也注意到了她,淡淡一笑,“命宫紫薇坐守,并且十四主曜均为紫薇,此女倒是有点意思!”

  听到他这么说,梵鼎天毕恭毕敬的道:“自从三百年前我获知神谕之后,便一直在留意命格术理,最终找到了此女,并收其为徒,现在已经是我座下第一大弟子,山海斋首座。”

  宫勿念听得面露茫然之色。

  怎么回事?

  师父当初收我为徒不是看中了我的天赋么?

  为什么现在又要这么说?

  而紫薇神子闻微微一点头,“此女命格贵不可,自然会有所成就。”

  梵鼎天听完,谄媚的抬起头来,“神子大人,我收此女为徒之时,便是准备将其送给神子大人您的。您降临世间,身边怎可没有良伴?”

  听到这句话,宫勿念就觉得手脚冰凉,浑身止不住的开始颤抖,大脑更是一片空白。

  紫薇神子闻淡淡一笑,“也好,此女我还算中意。若是能留下我的血脉,也算你的大功一件!”

  梵鼎天听完,面露狂喜之色,“弟子不敢居功,唯愿神子跟星主长临于世。”

  说罢,他转过头来冲宫勿念道:“勿念,从今天开始,你不用再管山海斋中的诸事,你最重要的任务便是陪在神子大人身边,尽力为大人诞下子嗣。明白?”

  宫勿念从呆愣中清醒过来,看着曾经威严无比,现在却满脸谄媚的师尊,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  原来,自己几百年来的刻苦努力,全都是一场镜花水月。

  曾以为是看中自己能力和天赋的师尊,也只是在利用自己的命格术理来向这位神子大人邀功。

  并且还要求自己像一个卑贱的j女般来侍奉这位神子,还要为他诞下子嗣。

  这一切结合在一起,构成了一副极为讽刺的画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