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第15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(十五)

小说: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作者:上黎 更新时间:2020-09-14 12:3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孟婉被抬走了,宾客们回过神来议论纷纷,现场嘈杂一片。

  乔安还有点跃跃欲试。

  因为她突然发现搞事情好像有点好玩...

  天霖仙尊警惕地看了她一眼,和颜悦色:“小乔仙子,帝君不在这里,我一个人是打不过萧项晖和孟广两个人的。”

  乔安骄傲地挺起小胸脯:“我可以我可以,白婴尊者说我现在有万年的修为,我是大妖!超级厉害!”

  天霖仙尊冷静问:“可是你会用吗?”

  乔安默默低下头:“...”

  天霖仙尊语重心长:“我不是想打击你,小乔啊,但是你不能指望用甘露术下雷阵雨劈死对方。”

  乔安:“...”这还没有打击人?!

  乔安当场自闭,垂头丧气地收回蠢蠢欲动的小激o激o

  孟广冷冷刮一眼乔安,盯着天霖仙尊:“你现在满意了?”

  “孟楼主说笑了。”

  天霖仙尊面不改色:“因果循环,天经地义,这还不算完,希望等孟九公主醒来,孟楼主亲自去向帝君解释。”

  孟广的脸色极为难看,一不发拂袖而去。

  萧项晖看着孟广的背影,眼神阴沉,转过头来,却又挂上了笑:“天霖仙尊,多谢你为小女做主。”

  乔安真是很佩服他。

  如果人的不要脸有十级,她觉得完全可以给他一百零一分,一点不怕他骄傲。

  这得是什么样的境界,才能在被啪啪打脸后还继续若无其事,他都不觉得脸疼吗?

  “我是奉帝君旨意,分内之事而已。”

  天霖仙尊也没有和他撕破脸的意思,也是笑脸迎人:“萧坊主毕竟养育小乔仙子多年,这个情分我们混沌和天宫都心领了,帝君也是记得的,以后若有机会,定会补偿坊主...”

  萧项晖脸色稍缓,就听天霖仙尊笑吟吟继续:“只要小乔仙子的心头血,能完完整整送回来,那么就一切好说。”

  萧项晖身形有一瞬的僵硬,但很快反应过来:“那是自然。”

  宾客们看着天霖仙尊与萧项晖笑着说话,就知道今天这场大戏算是暂时落幕了。

  天霖仙尊带着乔安走进大门,萧项晖落后两步,在外面继续迎客。

  萧朗跟在父亲身后,在乔安经过的时候,不由自主抬头去渴盼地看她。

  乔安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。

  乔安:谢邀,我正在认真思考逛街的事儿,没注意这儿还有个人...

  乔安的漠视让萧朗神色仓惶,他紧紧盯着乔安的背影,眼看着她跟着天霖仙尊蹦蹦跳跳地离开,从始至终没有看他一眼。

  她从来没有这样无视他。

  上次也是,他被太宸帝君打到吐血,那时他一眨不眨看着她,在她脸上都没看到一丝半点的心疼。

  他伤了她的心,她怨恨他,她再也不会追在他身后咬着嘴唇怯生生叫他“朗哥”了。

  意识到这一点,萧朗的心拧着似的疼。

  他痴痴凝望着乔安的背影,神情黯然而痛苦,那紧紧握着的拳,几乎要攥出血来。

  萧项晖余光瞥见他的魂不守舍,皱了皱眉:“朗儿。”

  萧朗丢了魂似的,好半响才茫然一声:“...在,父亲。”

  “玉珠是个心软的孩子,她只是一时憋不住气,才会怨上我们。”

  萧项晖眼神思量,对他说:“之后几天,你找时间去哄一哄她,她最是听你的话,定会原谅你的。”

  萧朗哀戚的眼神渐渐有了些神采:“真的吗?”

  “自然。”

  萧项晖微笑:“你告诉她,为父也有苦衷,但是为父始终是把她当亲女儿看,我萧家的儿媳只会认她一个,即使帝君强势作梗,我们也终究是一家人,一家人,哪里有隔夜仇,你说是不是?”

  萧朗重重点了点头。

  ......

  乔安跟着天霖仙尊一路见到了很多神仙。

  天霖仙尊真的人缘很好,和谁都能说上几句,连带着乔安也被夸了无数次“冰雪聪明”“大将风度”“天赋绝伦”...

  被夸到最后乔安都不好意思了,因为她感觉人家夸的那个人已经和她本人没什么关系了...

  乔安拽了拽天霖仙尊的袖子,可怜巴巴:“仙尊,我累了,不想溜达啦。”

  天霖仙尊顿住,对她发以灵魂质问:“你想去吃糖葫芦?”

  乔安又开始流口水...

  天霖仙尊:“...”

  “天霖。”

  天霖仙尊惊讶转头,旋即笑容真挚了不少:“原来是龙王啊,多年不见,阁下可是风采依旧啊。”

  乔安也好奇看去,发现正是最开始站在萧项晖他们不远处事不关己看戏的蓝衣中年人。

  他身后正是那个一身锦衣看着点儿啷当的俊美青年,饶有兴致地打量她,见她看来,还咧嘴特别灿烂地笑了笑。

  乔安盯着他。

  倒不是因为他长得有多帅。

  只不过他一笑,就露出嘴里一左一右两颗亮亮的大金牙,那叫一个金光璀璨,几乎能闪瞎人眼。

  乔安:“...”其实并不是很懂你们神仙界的时尚。

  乔安礼貌地点点头,告诉自己要尊重文化多样性,然后一难尽地移开眼。

  那边龙王看了一眼淡定自若(发呆)的乔安,含笑点了点头:“这小乔仙子颇有灵气,不怪帝君看重。”

  天霖仙尊很有点自家孩子被夸了的欣慰,笑着说:“六太子才是青年才俊,半年前与大荒主首徒那一战可谓惊艳绝伦,龙王可算是后继有人了。”

  “哼,要不是看在他还算争气的份上,就他这天天游手好闲、招猫逗狗的浪荡样子,我早就打断他的腿。”

  龙王说得嫌弃,语中却不乏骄傲。

  天霖仙尊笑了笑,对乔安说:“你去吧,但是只能在集市上逛一逛,不许乱跑,待我见过几位故交,就去接你。”

  乔安兴奋点头,对着龙王拱了拱手,然后颠颠就跑了。

  龙王看着她欢快的背影,会心一笑:“还是个小姑娘呢。”

  天霖仙尊点了点头:是,能把人胸骨踹裂的小姑娘。

  六太子也注视着她的背影,眨了眨眼,表情渐渐玩味。

  “不说这个了。”

  龙王看了一眼四周,面色渐渐严肃,压低声音:“这次我特意来就是想问一问,天霖,你可有听说最近谣传的,外荒那边有铸天石出世的消息...”

  ......

  乔安蹦蹦哒哒往外走,满脑子都是糖葫芦

  那个山楂那叫一个红~那个糖浆那叫一个金~咬下一口,甜滋滋,那叫一个咔嚓脆~

  “玉珠。”

  乔安擦了擦口水,一抬头,就看见前面挡着的萧朗。

  乔安:咦?这个人有点眼熟...

  “玉珠。”

  萧朗看见她,再也忍不住激荡的情绪,大步向她走来。

  乔安下意识后退两步,警惕地盯着他。

  萧朗见状,面露痛苦,凄声:“你就这么厌恶我?就这么恨我,到这里都要躲着我?!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听到这熟悉的苦情台词风格,乔安一下子想起来了。

  “萧少主是吧。”

  乔安拱手:“找我有事儿吗?”

  萧朗苦笑:“难道我一定是有事儿才能找你吗?”

  乔安理所当然:“要不呢,你闲的吗?”

  “...”萧朗噎了一下,表情更加痛苦:“你一定要这么伤人吗,玉珠,我知道你被孟婉伤害,是受我的牵累,我错了,我后悔了,我该早明白自己的心意、一心一意待你,玉珠,给我个机会好好补偿你,可以吗?”

  乔安一脸莫名其妙:“你要补偿我?补偿我什么,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啊,帝君对我可好了。”

  听到太宸帝君的名字,萧朗就想到那天被重伤的剧痛,神色一黯,又很快振作说:“玉珠,父亲说了,即使你被帝君强迫与我们断绝关系,你仍是我们的家人。”

  “你这么说我就懂了。”

  乔安恍然大明白:“我觉得你回去要多补补语文,比如你这种情况我们一般不叫补偿,叫恩将仇报。”

  乔安觉得萧家这几口子都像是沉浸在自己的狗血世界中无法自拔,而且蠢蠢欲动想把她也拉进坑里一起群魔乱舞。

  乔安捂住自己的智商,决定先走为上。

  乔安果断要溜,萧朗却急急拦住她:“玉珠!你别走!我还要娶你!”

  乔安一个踉跄:“你娶谁?你不是喜欢孟婉吗?”

  萧朗苦笑:“是我错了,直到你离开,我才发现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,我只把她当妹妹看。”

  “我怎么记得以前你想和我退婚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  乔安听完,很是感慨:“你们家认妹妹可真随意,平时当妹妹用,想换的时候还可以当老婆用,这也太多功能了。”

  萧朗闻脸色唰的惨白:“玉珠,我是真心喜欢你。”

  乔安老老实实:“可是我不喜欢你。”

  萧朗如遭雷击,身形踉跄几步,不敢置信地看着她,一个劲儿摇头:“不会的,你喜欢我的,你不会变心的...”

  “唉,你别这样。”

  毕竟是原身喜欢过的人,也是曾经南山坊里唯一对原身真心疼爱过的人,看他这样,乔安还挺不落忍的。

  组织了一下语,她委婉安慰:“其实你这个人也不是很坏,你就是有点智障。”

  失魂落魄的萧朗:“...”

  “其实我也不聪明,但是蠢到你这种境界的就有点不太合适了。”

  乔安真心实意劝他:“这样吧,我这边你肯定是得火葬场了,你就当做是积攒经验,下次找对象的时候你眼睛睁大点,找个靠谱的,安安分分的,也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
  说完乔安就想走,但是想了想,看在原身的份上,还是顿住脚,扭过头来决定给他留个忠告。

  “我跟你说实话,你这个脑子,也就别想什么姐姐妹妹左拥右抱了,指定是得翻车的。”

  乔安语重心长:“不说别的,连太宸帝君那样的都还打光棍呢,你这还哼哼唧唧优柔寡断的,你这样不行啊!人家实在不行还能靠抢,你这一掌被人拍飞的主儿,将来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!”

  萧朗:“...”

  乔安看他低头不语,自觉已经把人说服,心满意足地终于要走了。

  “玉珠。”

  后面突然传来萧朗晦涩的声音:“你...是不是变了心,恋慕...恋慕太宸帝君?”

  乔安愣了一下,随即哈哈大笑:“怎么可能!活着不好吗,喜欢帝君,几个脑袋够他砍啊,我看你神志都不清醒了,早点回去洗洗睡吧。”

  萧朗抿住唇,看着她摆了摆手,蹦蹦哒哒的背影消失在路口。

  他看着她的背影,却不可自抑地想起那天太宸帝君站在他面前,居高临下的姿态,是毫不掩饰的傲慢与怒火。

  都是男人,他怎么不懂太宸帝君看玉珠的眼神。

  帝君喜欢她,所以要夺走她,所以要独占她。

  幸好,幸好玉珠不喜欢帝君。

  萧朗紧紧握着拳。

  他已经错了一次,这次他不会放弃的。

  ......

  乔安走出南山坊,跑到山脚下的集市,眼馋地看着那一棒子红艳艳的糖葫芦。

  卖糖葫芦的是个老头,闭着眼坐在那边,掀开眼皮只瞟了她一眼,就又爱答不理地闭上了。

  乔安对这个摊主的待客态度不太满意,但是看在糖葫芦的份上,还是说:“麻烦仙友,我要三串。”

  老头猛地睁开眼,诡异地看着她:“你吃?吃这个?”

  “我吃怎么了,难道就许小孩子吃啊。”

  谁还不是个宝宝呢!

  乔安不高兴地摸了摸兜,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没带钱:“呃...”

  准确的说,从她穿过来就没用过钱,毕竟秘境里应有尽有。

  老头看她僵在那里,以为她是故意来找茬儿,不耐地摆摆手:“去去,别捣乱。”

  “别,我用东西和您换。”

  乔安摸出来一个桃,热情卖安利:“这是我自己种的桃,可好吃了,我和您换行不行?”

  老头盯着那红润润的大桃,眼神渐渐震惊:“这...这是天宫蟠桃?!”

  乔安回想了一下:“好像是叫这个名字。”

  老头沉默了,乔安以为他不信,着急:“正版,绝对是正版桃,我不拿假品种骗人的,不信您尝尝,特别甜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老头猛地抢过桃,撸下来一把糖葫芦就塞她手里,语重心长:“小仙子,听老夫的,等你回了家,直接跪门槛上抱住你爹娘的腿可劲儿哭,他们毕竟疼你,亲生的,总不至于真打死你的。”

  乔安:“???”

  说完,老头连糖葫芦架子都没拿,飕飕就跑了。

  乔安握着一把糖葫芦,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的背影,挠了挠头,半响懵懵地啃一口糖葫芦。

  嗯,真甜~~\(≧▽≦)

  仙界地广人稀,平时大家各自修炼,难得有一处集市,又因为南山坊举办宴席吸引了很多人,路上人来人往,又夹杂着各类仙兽牵着的车架,显得热闹极了。

  路边有卖奇花异草的,有卖仙兽幼崽的,有卖丹药法宝,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...

  乔安转了两圈,没看见卖瓜果苗子的地方,于是跑回卖花草的摊子上,搓搓手,先和人家套近乎:“仙友,你这里的花草真好看。”

  摊主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她:“这是药材。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立刻反应过来,大声赞扬:“哎呦,我就说,卖的药材都这么好看,仙友你可太厉害了。”

  摊主:“...你到底买什么。”

  “我想买点果树种子,您这儿有吗。”

  乔安指了指手上的糖葫芦:“就比如这种山楂苗。”

  摊主看了糖葫芦一眼,表情越来越怪异:“山楂是什么东西,这不是红果吗?”

  乔安愣了:“红果不就是山楂吗,酸酸甜甜的,多好吃啊。”

  “...”摊主沉默了一会儿,幽幽说:“也可能好吃吧,反正我就知道它治便秘挺管用的。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表情渐渐僵硬。

  “没事儿。”

  大概是看乔安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太可怜了,摊主安慰她:“你年纪小,体内灵气纯,糟粕不多,吃一点也没关系。”

  “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,你是想找人间的那种水果种子是吧。”

  摊主解释:“人间的种子在仙界养不活,而仙界自产的水果种类比较少,就算有也都是各大家族门派内部供应的,那些珍贵仙果们就更别说了,这里没一个摊子有...你要真想要,可以摆个摊试试,不过希望也不大。”

  乔安捂着重伤的心口向摊主道谢,站起来走到一边,拿着自己还剩下半截的糖葫芦,左右为难。

  扔,心疼;不扔,疼的可能就不只是心了...

  乔安沉思片刻,一狠心一咬牙,咔嚓一口把手里山楂咬掉,然后冲向刚才糖葫芦的摊位,气势汹汹地...把整一棒子的糖葫芦都扛了回来!

  ——反正摊主说了,她年轻,吃一点没事儿。

  ……那多吃一点,一定也没事儿!

  ……吃都吃了,她必须得吃回桃子本啊啊啊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