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第13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(十三)

小说: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作者:上黎 更新时间:2020-09-14 12:3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...”

  乔安呆呆看着太宸帝君:“...我的花...”

  “嗯。”

  太宸帝君喉结动了动,把花咬碎咽下去,平静说:“我吃了。”

  “...”乔安的嘴唇开始颤抖:“我花...吃、吃了...”

  太宸帝君挑了挑眉:“你不是害怕吗,不是不想要花吗,怎么样,现在没有了,你是不是高兴了?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“哇”的一声哭出来!

  天霖仙尊觉得帝君真的太狗了,这样很容易把人狗跑的。

  他再也看不下去了,轻咳了两声:“小乔仙子,帝君和你开玩笑呢,那花不还在你头上吗,不信你自己摸一摸。”

  乔安哭声一滞,连忙往自己头上摸,果然小花花还在迎风摇曳,它还用软软的叶子蹭了蹭她的手。

  乔安下意识松了口气,猛地反应过来,结巴:“那我这头上长花死死死——”

  “不会死的。”

  太宸帝君面不改色伸手又把小白花二号摘了下来,对着她笑了笑:“来,接着长,我看看你一天到底能长多少朵。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“...”旁边的天霖仙尊无以对,转过身来以袖掩面,心中默默倒计三秒。

  三,二,一...

  “啊——”

  三秒钟后,乔安当场哭成了一个傻逼!

  ......

  白婴尊者杵着拐杖健步如飞地来了。

  太宸帝君斜坐在王座上,长长的黑袍逶迤至玉阶上,一条长腿屈起,手肘抵着膝盖,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把玩着一株白花。

  白婴尊者和天霖尊者也在拿着一株太泽花研究。

  乔安还在旁边抽抽搭搭。

  太宸帝君从来没发现她这么能哭,把她这些眼泪攒起来浇水,很可能把整片桃林都淹死。

  白婴尊者还在那里对着天机策翻,伴随着书页哗哗作响,太宸帝君不耐地叩了叩扶手:“别哭了。”

  乔安抱头痛哭:“呜呜呜...”

  太宸帝君眉心跳了跳,盯着她:“不听话是不是?”

  乔安哭得忘我:“嘤嘤嘤...”

  太宸帝君:“...”

  太宸帝君深深呼吸了一下:“你过来。”

  乔安抹着眼泪:“你当我傻吗?你肯定要打我,我才不过去。”

  太宸帝君:“...”

  你不傻,你机灵,你可真是个大机灵鬼!

  太宸帝君加重语气:“过来。”

  乔安委委屈屈地蹭到他旁边,太宸帝君指着王座:“坐下。”

  乔安磨磨蹭蹭不想坐。

  然后太宸帝君就拿出了一个桃。

  他说:“坐不坐?”

  乔安一屁股坐下了。

  太宸帝君轻嗤一声,把桃扔给她,乔安一秒变脸,开心地抱着桃:“帝君这桃你还没吃啊。”

  太宸帝君横了她一眼,不冷不热:“吃都堵不上你的嘴。”

  乔安刚要一口啃上去,闻一顿,小心翼翼打量他的表情,嗫嚅:“帝、帝君...您是不是不高兴?”

  太宸帝君微微抬着下巴,从她这个角度,只能看见他绷紧的侧脸,高挺的鼻梁弧度冷峻。

  他语气阴沉沉的:“你说呢,你的义兄,你的好义父,嗯?”

  乔安愧疚地低下头。

  她给帝君添麻烦了。

  太宸帝君瞥了她一眼:“萧项晖,南山坊,本尊都不放在眼里;但是你最好记得你自己说的话,自此你就是混沌秘境的人,若是让本尊知道你还与他们纠缠不清...”

  “不会不会!”

  乔安疯狂摇头,指天立誓表忠心:“我乔安以后生是混沌的人,死是混沌的鬼,以后帝君说往北我绝不往南,说往东我绝不往西,有违此誓让我天打雷劈投身六畜永不为人!”

  对于如此忠心耿耿,太宸帝君嗤笑一声:“你一个花妖,本来也不是人。”

  乔安:...其实我看帝君你也挺不是人的。

  乔安装傻充愣试图转移话题:“呵,呵呵,那个,帝君我给您削桃吃?”

  太宸帝君嫌弃地“啧”了一声,偏过头去,漫不经心转着手中的花看。

  乔安呆了。

  你“啧”了一声,又不拒绝,那你到底是吃还是不吃?

  乔安迟疑了一下,对着裂天剑招了招手...

  白婴尊者与天霖仙尊细致商讨过后,终于得出了结论。

  他们刚舒了口气,转身要向太宸帝君禀报,就看见高大王座上不知何时已经凑到一块儿的两个人。

  只见乔安恭恭敬敬举着裂天剑,剑身上排着一列方方正正的桃子块:“帝君,您请。”

  太宸帝君黑着脸在桃子块里挑挑拣拣,边挑边嫌弃:“你怎么切的,大小都不一样。”

  乔安在旁边絮叨:“那个大那个大,那块靠近芯儿,一定甜。”

  两个人对着桃子块指指点点,越靠越近,头都要挨上了,就差贴一块儿去了。

  白婴尊者:“...”

  天霖仙尊:“...”

  白婴尊者小声问:“他们最近都这样吗?”

  天霖仙尊表情一难尽:“帝君刚才还把人气哭了呢。”

  白婴尊者看着巴巴盯着桃嘚啵嘚的乔安,和一脸不高兴却还是捏着桃块吃得起劲儿的太宸帝君,不由露出欣慰的神色。

  什么叫天作之合,这就是天作之合!

  裂天剑:…老子就不配有姓名。

  “启禀帝君。”

  天霖仙尊眼睛辣得不行,连忙打断:“我们已经确定,小乔仙子破壁成功,这花中果真蕴含着帝君内丹的神力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太宸帝君漫不经心捏起一块桃子,苍白削瘦的指尖染上浅粉的桃汁,又沾染到唇角,浸出一层薄薄的诱人水色。

  乔安连忙摸出一块帕子:“帝君擦擦嘴。”

  太宸帝君接过来,抵到唇边拭了拭,又慢慢把手指上的汁水擦干净,随手递还给她,懒洋洋的:“继续。”

  乔安娴熟地折好,干净的那面朝上,然后就特别自然地收了起来。

  天霖仙尊和白婴尊者:“...”

  说好的暴君和妖姬呢。

  这绝世妖姬和单纯小奴婢的和谐画面,是不是有哪里怪怪的?

  天霖仙尊还在呆滞,白婴尊者已经反应过来,视若无睹,笑呵呵地拱手:“帝君大喜,正如之前所预料的,内丹虽已经融于小乔仙子体内,但是小乔仙子结出的太泽仙株也因此更加精纯,帝君以此为食,吸收其中的精华,不仅能把内丹的神力补回来,更能净化煞气,可谓因祸得福啊!”

  乔安下意识去摸头顶,发现又长出来一朵新的小白花。

  “...”乔安面色惊恐,两泡眼泪渐渐在眼眶里酝酿...

  太宸帝君侧过头,不耐瞪她:“哭什么哭,不许哭,花妖长花有什么奇怪的。”

  乔安呆了:“这、这还不奇怪吗?”

  “小乔仙子说笑了,自上古至今,有多少花妖能有幸得此大气运大机缘破壁,如小乔仙子这般能成大妖者,实在屈指可数。”

  白婴尊者笑吟吟解释:“还没恭喜小乔仙子,得证大道,以小乔仙子如今的修为,当今妖界可堪匹敌的人,恐怕也不超过五指之数啊。”

  乔安一脸懵逼。

  什么成大妖?什么证大道?为什么每个字她都懂合起来就听不明白了?

  “你与她说这些,当她能听懂吗。”

  太宸帝君嗤笑一声,顺手又把乔安头顶的小白花摘了下来:“吃了睡睡了吃,脑子都不会转的,给了她万年修为又如何,还不如那千年的猪妖有本事。”

  乔安大叫一声,死死抱住头,泪眼汪汪:“都揪四朵了...”

  “不揪留着它把你撑爆吗!”

  太宸帝君冷笑:“当本尊的内丹那么好吸收的,就庆幸你吞了内丹后早早撞上了本尊,若是放任你自己出去乱跑,七魂六魄都早被炸成飞灰了。”

  乔安被吓得不行,瑟瑟发抖着放开手:“那、那帝君你揪吧...呜小心点别揪着我头发本来就少...”

  太宸帝君气得一巴掌拍在她脑门上,凶神恶煞骂她:“闭嘴!再叽歪你一根头发都别想留!”

  天霖仙尊和白婴尊者:“...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有冷冷的狗粮往脸上拍。

  然后乔安就度过了一段比苦修更惨无天日的时光。

  她要天天在自己头上花长成了的时候拔下来,收集起来,再转交给太宸帝君,然后眼睁睁看着太宸帝君把她的花吃下去。

  作为一只花妖,这简直堪比主动割自己的肉求着人吃。

  乔安整天以泪洗面:这到底是什么苦逼日常。

  不过好在效果终于还是有的。

  从最开始的五分钟十分钟就能长出来,到后来延长到半个小时、一两个小时,到现在基本稳定在三个小时才会长出一株新的小白花。

  乔安再次捏着自己的花走进大殿的时候,发现气氛很凝重。

  大殿里除了天霖仙尊和白婴尊者,昭华仙君竟然也在,都静立在殿下垂首不语。

  乔安一进来,他们齐刷刷看来。

  乔安被看得僵在那里,保持着跨门槛的姿势,踌躇着瞅瞅他们,一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。

  “过来,”

  高台上,太宸帝君对她招招手,脸色淡漠,看不出喜怒。

  乔安赶紧跑过去,把攒的一把花递给他:“帝君,给。”

  太宸帝君接过来,直接给了白婴尊者。

  白婴尊者仔细数了数,长舒口气:“禀帝君,已经攒够了数,今夜老朽就可以为帝君炼制秘丹,由帝君闭关炼化煞气了。”

  关于这个煞气,乔安也听天霖仙尊说过。

  太宸帝君诞于混沌,体内本是清浊两气相生平衡,但是当年太宸帝君杀上九重天,屠戮万千凶族,他们死后凝成的怨魂如同诅咒一直腐蚀着他的身体,使得他体内煞气暴涨直接打破了平衡,自那之后,太宸帝君就一直饱受煞气困扰。

  如果能净化煞气...

  乔安悄悄看了看太宸帝君,太宸帝君沉着脸,一点没有多年沉疴终于被能被化解了的高兴样子。

  这时,昭华仙君突然开口:“帝君,南山坊已经递来请柬,请乔仙子赴宴。”

  太宸帝君眼都没眨一下:“她不去。”

  “帝君。”

  昭华仙君表情很为难:“当年南山坊主认乔仙子为义女,是正正经经把她的心头血送进祠堂点上长青灯的,现在他们昭告三界,与乔仙子断绝关系,也是要当着所有宾客的面,把乔仙子的心头血奉还,如果乔仙子不去,会被人视作心虚,大损乔仙子的名声啊。”

  太宸帝君不屑一顾:“是本尊命南山坊断绝关系,谁敢乱嚼舌根。”

  “帝君,常道堵不如疏,小乔仙子不去,坏了规矩,即使众人嘴上不说,心里也会觉得是她失礼。”

  天霖仙尊也跟着劝:“若是南山坊再有意传扬,那不知道的,还当是小乔仙子做了什么亏心事,才被南山坊逐出门墙…帝君如何忍心小乔仙子受此不白之冤。”

  太宸帝君这次没有说话,但是脸色更加难看。

  乔安左右看了看,小心拽了拽他的袖子:“帝君,要不我去吧,不是还有什么心头血要取回来。”

  太宸帝君阴沉沉看着她,乔安不明所以。

  天霖仙尊咳了一声,意有所指:“帝君放心,此次我与小乔仙子一道去,一定好好护佑小乔仙子,绝不让南山坊中人冒犯仙子分毫。”

  乔安看着太宸帝君的表情,突然福至心灵,也立刻表态:“您放心,我绝对不与他们多说一句废话,离他们能有多远有多远。”

  “最好如此。”

  太宸帝君这才移开眼,不忘冷笑一声:“他们一群人阴险狠辣,你长了几个脑袋算计得过别人,再犯傻被人推到玄湖里,你还能指望谁救你。”

  乔安连气儿点头:“是是,我肯定离他们远远的,只有帝君这样的好心人能救我,再没有第二个了。”

  太宸帝君不咸不淡:“算你还没傻到底。”

  天霖三人:“...”你们俩真是够了。

  白婴尊者与昭华仙君要与帝君讨论闭关事宜,天霖仙尊就要告退去准备往南山坊赴宴的事。

  乔安看没自己的事儿了,也打算跟着天霖仙尊回去收拾东西。

  乔安刚往外走了两步,后面冷不丁传来太宸帝君的声音:“本尊这一闭关,还不知多少时日,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本尊说的?”

  乔安一愣,下意识看向天霖仙尊。

  天霖仙尊偏过头去,心头无语凝噎:你个憨妖,你看帝君这像是在问他的吗?!

  乔安迟疑着转过身,正对上太宸帝君幽深的眸子。

  他薄薄的唇线抿平,压着凌厉的眉峰,狭长的凤眸一眨不眨盯着她,黑漆漆的眼睛里,像是有点点的异光在闪烁。

  他握着扶手的修长骨节一点点收紧,指尖甚至已经扣进镂空的雕纹里,顺着掌心碾出细细的碎屑。

  他似漫不经心:“你还有什么要对本尊说的?”

  在太宸帝君这样的注视下,乔安情不自禁开口:“帝君,您在炼化了煞气之后...”

  太宸帝君不由抬起下巴,天霖仙尊几人也看向她。

  您在炼化了煞气之后,是不是实力就能更进一步?

  您在炼化了煞气之后,是不是就再没有后顾之忧?

  您在炼化了煞气之后...

  乔安脱口而出:“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狗啦?!”

  天霖仙尊:“...”

  太宸帝君:“...”

  那天,乔安和天霖仙尊是被一起扔出去的。

  天霖仙尊:...我太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