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第10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(十)

小说: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作者:上黎 更新时间:2020-09-14 12:3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被太宸帝君摘了一朵小桃花,可把乔安的心扎着了。

  她一边在那里挖坑,一边忧心忡忡,帝君不会在她桃树上搞事情吧?

  要不然好端端,他不在他那大殿里修炼,来她桃林修炼。

  那桃树上是修炼的地方吗?好好的床不坐非得坐那树杈子上吗?难道这样会显得更有仙气吗?就不怕一屁股摔下来吗?

  乔安不由想到那些被炸得五光十色的宫殿,越想越慌,坑挖到一半就不管了,探头探脑往桃林里走。

  太宸帝君阖眸静坐在茂密的枝杈间,苍白的手掌抵着青葱的树干,脉脉生机涌入,消磨着他身上的煞气。

  反哺而出的灵气被桃树吸收,树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伸长,树梢的嫩叶慢慢舒展,花苞变得更加丰艳饱满。

  不远处传来刻意放轻的脚步声,太宸帝君眉心一跳。

  他睁开眼,望向那个方向,正看见乔安蹑手蹑脚往这边走来。

  居高临下,他甚至能清晰看见她脸上纠结复杂的表情,和手上小心捏着的那一株鲜艳盛放的桃花。

  他呼吸微微一窒,平稳游走的气脉一瞬岔了方向。

  他猛地站起来,一眨不眨盯着乔安手中的桃花,紧抿着唇,脸颊轻微抽动了一下。

  给她就好好收着了,还非要找上来问个明白不成?

  真是愣头青一个,一点眼色都不会看!

  “...帝君...帝君?”

  乔安已经忘了是哪棵树了,眼看着差不多位置,就开始小声叫唤:“您还在吗?”

  听到乔安的声音,太宸帝君一下子攥紧手,他咬着牙,阴晴不定瞪着她好一会儿,眼看着她要往自己这个方向来,想都没想,直接飞身离开。

  “帝君?”

  乔安走到树边,踮着脚往上望了望,没看见人影。

  果然是只是随便来晃晃。

  随便来晃晃就正好糟蹋了她一朵花!

  乔安低头看着手中开得艳丽的桃花,表情无奈:“唉,发愁。”

  裂天剑蹭了蹭她。

  好啦,好歹是太宸那老家伙用神力催化出来的,能盛放千年不败,簪在头发上带出去多好看...

  乔安叹了口气,顺手把桃花塞进嘴里。

  裂天剑:“...”

  裂天剑:“!!!”

  “不知道为什么,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。”

  乔安嚼了嚼,美滋滋说:“果然好好吃,好香,还是甜甜的。”

  “...”裂天剑突然疯狂嗡嗡作响。

  “别这样,不能给你吃。”

  乔安以为它也馋了,连忙把它抱进怀里,边走边哄它:“我是花妖吃着才甜,你们吃着都是苦的,不好吃的,你要馋了,我那里还剩下一个桃子,我给你切片了,把桃汁给你挤上去,就跟抹润滑油似的,让你尝尝味...”

  “连天都劈过,硬是没吃过什么好东西,连桃花都馋,你也太心酸了。”

  说到这儿,乔安不免感慨:“小天啊,要不你哪天和帝君说说,带你出去吃点铁矿石,是不是能给你补钙啊?”

  裂天剑:“...”

  …这事儿它管不了了,爱咋咋地吧!

  ......

  乔安以为太宸帝君只是随便来晃一晃,然而并不是。

  因为第二天,她又在那颗棵桃树上看见了太宸帝君。

  乔安猜自己的表情可能有点扭曲,因为太宸帝君本来颇为愉快的脸色几乎是瞬间就沉了下来:“怎么,本尊来不得?”

  “怎么会。”

  乔安干巴巴地鼓掌:“您能来,真是太好了呢,我高兴,特别高兴,三生有幸,蓬荜生辉。”

  但是太宸帝君心情并没有好起来,乔安的反应让他很不满意。

  她看见他,一点没有激动、兴奋和羞涩的表情,反而皱巴着脸,一副忧郁愁苦的小表情。

  这和太宸帝君想象得一点都不一样!

  太宸帝君完全接受不了这巨大的落差,他阴沉沉盯着乔安,看得乔安一身鸡皮疙瘩都炸起来,赶紧要撤:“那个,那帝君好好修炼,小、小仙就先干活去了啊!”说完她急匆匆扭头就要走。

  太宸帝君看着乔安慌忙的背影,眼尾一点点飞上戾气,他薄薄的唇动了动,刚要叫住她,乔安已经自己扭过头来,看着他,欲又止。

  太宸帝君眉峰一下子舒展开,他微不可察挺直了腰板,鼻音懒散地出了一声:“嗯?”

  “那个...帝君啊。”

  乔安满脸纠结,鼓起勇气,小小声说:“能不能别、别摘我花了?”

  太宸帝君表情僵硬。

  “一共也没几朵,我还要留着长桃子呢。”

  乔安试探说:“您要是喜欢花,要不我这儿有一本折、折纸大全挺好的...”

  太宸帝君:“...”

  乔安极力推荐:“花苞也能折,折得可像了,关键是特别节约资源,一张纸可以用好多次,特别好。”

  太宸帝君什么也没说,直接离开了。

  乔安只听见远处轰隆隆的巨响,跑回去时候一看,整片恢弘的宫殿群都被轰平了。

  遥遥望去,天塌地陷,灰飞烟灭,俨然世界末日。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一度觉得自己会被打死,晚上做梦都是被太宸帝君掐着脖子千刀万剐,然而事实上她每天还是能活蹦乱跳地继续去倒腾她的桃树林。

  然后天霖仙尊就来了。

  那天她正爬在桃树上仔细观察桃花的生长状况,表情很是愁苦。

  “是不是发现这几天桃树越来越蔫了?”

  乔安一愣,探头出去,就看见天霖仙尊站在树下,她高兴打招呼:“仙尊,您怎么来啦。”

  天霖仙尊脸上笑眯眯,心道当他愿意来吗?他主要是怕再熬两天,魔君真要被帝君磋磨死了。

  那到时候,魔界造不造反倒是无所谓,但是哪儿再找像魔君这样结实抗揍胳膊腿都能随便砍的人去?

  天霖仙尊是个有远见的人,为了避免将来可能由自己接替魔君的职务,成为帝君的泄气工具,他决定来从源头上来解决问题。

  天霖仙尊幽幽说:“乔小友,你有没有发现,帝君最近很生气。”

  “我发现了。”

  乔安抱着树干,也很忧愁:“帝君到底有多喜欢摘花,我才委婉说了两句,帝君就炸了。”

  天霖仙尊:“...”

  到现在了居然还认为是花的问题,你到底是个多么铁的憨憨!

  天霖仙尊于是决定换个角度入手:“我是看你种桃颇有成效,特意来叮嘱你,所谓小洞天,皆乃造物者心意所化,混沌秘境一草一木更是与帝君息息相关,帝君乐,则天朗风清、生机勃勃;帝君怒,则万物死寂、生息断绝。”

  乔安顿时惊了:“什么?那我我这桃儿...”

  天霖仙尊叹气:“你不是已经看见了,若是帝君再气几日,你这些桃树,怕是都要枯死了。”

  乔安被吓得生生打了一个嗝。

  “唉,乔小友啊乔小友,你这次可是错怪帝君好意了。”

  天霖仙尊乘胜追击,故意摇了摇头,特意指着乔安所在的那棵树:“你看这棵树,为何生得格外繁茂高大,便是因为帝君曾在此修炼,灵气反哺,使它生机格外充盈。”

  乔安瞪大眼睛:“是这样?”

  “自然是这样。”

  天霖仙尊一脸恨铁不成钢:“帝君何许人也,能在意你这几株桃树?不过是喜你心性澄澈、又看你勤奋辛苦,有心点拨一二,所以特意选在此处修炼,结果你倒好,竟然因为一朵花惹了帝君生气...唉,乔小友啊,你让我如何说你才好。”

  乔安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因果,她有点小委屈:“可是我也没说什么啊,帝君怎么就生气了?”

  “小友是随口一说,却是被帝君误会了,误以为你是在责怪他。”

  天霖仙尊又是一声叹气:“帝君从来所向披靡,所所行无人敢置喙分毫,何曾受过如此委屈?帝君心高气傲,必不愿意解释,但是我却是要为帝君分忧,向乔小友解释清楚的。”

  乔安听了天霖仙尊的话,似有些明悟。

 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,虽然太宸帝君一直对她凶巴巴的,但是除了第一次见面捅了她几刀,之后再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,反而任由她在秘境里造作,连自己的剑都给她用。

  这样想想,那么个坏脾气的大佬,对她真的挺不错的。

  乔安于是纠结起来:“那怎么办,有什么办法能让帝君消气吗?”

  天霖仙尊很是欣慰:“你有这个心就是最好了,今夜帝君归来,你去与帝君好好解释,帝君看见你的诚意,自然就消气了。”

  乔安犹豫:“那帝君看见我,不会更生气吗?”

  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”

  天霖仙尊一本正经:“乔小友,咱们帝君是个明理的人,只要你展现出诚意,帝君心胸开阔,自然不会再计较。”

  “...”乔安觉得帝君都能为摘花的这么点小破事儿暴跳如雷,这个心胸的开阔程度有待商议。

  但是她也觉得自己是该去说点好话,让帝君心情好一点——毕竟这天天霹雳闪电暴风雨,这别说树了,人也受不了啊。

  ……

  是夜,夜色笼罩着天幕,阴沉的雷光在天际若隐若现。

  太宸帝君挟着翻涌的杀意走过长廊、走进大殿。

  长长的袍尾划过,弥漫扩张的黑雾中,华美的雕梁画柱尽数被腐蚀成残渣。

  他眉目凶戾,狭长的眼尾蕴着冰冷的煞气,肤色苍白如雪,更衬得眉心一点朱红,浓艳得触目惊心。

  玄色的靴底刚刚踩上殿内的玉阶,他猛地反身拂袖,狂暴的气浪瞬间掀翻大殿的一角,雕纹盘龙的梁柱轰然坍塌,却挡不住那一道冷戾的怒叱:“谁?!”

  夜幕轰然一道惊雷劈下,闪亮的雷光照亮塌了一半的废墟,和废墟前还保持着要敲门姿势的、一脸懵逼的乔安。

  乔安:“...”

  她才刚要敲门那个门就没、没了。

  乔安僵硬地收回手,就对上太宸帝君冰冷的眼神。

  乔安讪讪:“帝、帝君...”

  看见乔安,太宸帝君眸色骤然一暗,之前刻意遗忘的恼怒瞬间涌上心头。

  他偏过头去,讥讽一笑:“你来做什么?本尊这里可没有你的花!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:我不敢说,但是我觉得帝君是个小心眼。

  乔安真诚说:“帝君,小仙知道您之前是一片好意,小仙绝没有责怪您的意思,请您千万不要误会。”

  “误会?”

  太宸帝君轻扯嘴角:“给你几个胆子敢责怪本尊,况且本尊难道还在乎你一个小花妖误不误会?简直笑话。”

  “是是,您当然不在乎。”

  乔安连忙说:“是小仙,小仙想到帝君可能误会小仙,就特别难受,这不听说你就能回来了,就赶快来找您解释,请您千万不要再生气。”

  太宸帝君脸色略微和缓,斜了她一眼:“难受,你怎么难受了?”

  这是重点吗?怎么还深入调查啊!

  乔安懵了一下,绞尽脑汁:“那个…自从您生气之后,小仙每天都惴惴不安,吃不好喝不好,干活也没心情,晚上夜不能寐,做梦都想着请帝君息怒。”

  太宸帝君横眉倒竖,冷哼一声:“你好大的胆子,一个小花妖,竟也敢夜夜肖想本尊!”

  乔安:“…”

  乔安:她、她好像不是这个意思吧……

  “也罢,本尊懒得管你那么多。”

  太宸帝君懒怠得移开眼,漫漫说:“本尊还要清修,没事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  乔安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,赶紧说:“帝君,听说桃树生气对您修炼有益,请您来我桃林中修炼吧。”

  太宸帝君当即嗤笑:“算了吧,摘你一朵花都要被你说教,本尊可受用不起。”

  “这是哪里的话!”

  乔安赶紧表忠心:“整个混沌秘境都是帝君的,小仙受过帝君救命之恩,您想摘哪朵摘哪朵,小仙绝无二话。”

  太宸帝君微顿,眼尾扫了她一眼,见她虽显出肉痛之色,但是仍满脸真挚,显然是真心实意。

  太宸帝君抿了抿唇,不屑说:“本尊摘你那几朵破花做甚。”

  乔安听他语气似有和缓,小心觑他脸色:“帝君,那…您不生气了?”

  太宸帝君抬了抬下巴,半响才说:“罢了,看在你有口无心的份儿上,这次本尊饶过你了。”

  乔安巴巴说:“那帝君,您什么时候能来我桃林啊?”

  “笑话,难道本尊是你招之即来、挥之即去的吗?”

  太宸帝君似漫不经心:“等本尊什么时候得闲了,想去了,就再说吧。”

  超能人形营养剂不来,乔安有点小失望,不过想想太宸帝君能不生气也挺好了,至少明天终于可以见晴天了。

  这样想着,乔安殷勤说:“帝君,小仙还有一物,想献给帝君。”

  太宸帝君眉峰轻挑,唇角下意识翘起来,又赶快被他抿下去,状似散漫:“虽然本尊不需要,但还算你有心,是什么东西?”

  “小仙看帝君若是盘坐在树上,树枝那么细,时间久了,容易硌屁股。”

  乔安兴高采烈捧出一个圆乎乎的蒲团,热情洋溢:“这是小仙特意为帝君准备的树上蒲团,下面有个凹槽,正好卡在树枝上,完全符合人体力学构造,还可以分散重力,保持平衡,即使您在树上睡着了,也不会摔下来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