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第6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(六)

小说: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作者:上黎 更新时间:2020-09-14 12:3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乔安正在屋里看书,就听见外面白婴尊者的声音:“小乔仙子?小乔仙子?”

  “来了来了。”

  乔安连忙放下书跑下楼去,白婴尊者正杵着拐杖站在门口,一见她,就笑呵呵打量她,和蔼问:“小乔仙子,昨晚睡得挺好啊。”

  “啊?”

  乔安一愣,完全不明所以,下意识回答:“是...睡得挺香的,”

  等反应过来,乔安立即意识到这个回答不够完善,这个时候应该无缝插入彩虹屁了。

  她连忙补充,对这里大赞特赞:“这混沌秘境可真是人杰地灵啊,自从我来这儿,天天晚上睡得可熟了,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精力也充沛了,不愧是帝君开辟出来的洞天福地,乍一看平平无奇,实则秀外慧中,就是超凡脱俗啊!”

  白婴尊者:“...”

  白婴尊者沉默了片刻,缓缓露出了一个慈祥的微笑:“小乔仙子,你喜欢就好。”

  乔安小鸡啄米式点头:“喜欢喜欢,好山好水好风景,帝君也是个大好人,一切都是太好了呢。”

  “...”白婴尊者生生被噎得无话可说。

  见过愣头青的,没见过这么愣的,这好好一小姑娘,脑子到底都是怎么想的。

  不过白婴尊者毕竟是老辣,很快调整过来,摸出来一瓶丹药递给乔安:“这是老朽炼出来的丹药,有助于逼出帝君内丹,于你身体无害,反而还有利于你修炼,你每日早晚各服一颗,等服完了,老朽再拿给你新的。”

  乔安接过来,打开玉瓶塞子,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,只闻了一下,她就觉得全身毛孔都舒张开,特别舒服。

  她点点头:“行,我一会儿就吃。”

  见她这么爽快,白婴尊者更是笑眯眯的。

  别人若是吞了内丹,要么贪图内丹中的庞大力量,要么妄图与帝君攀关系;如果说要把内丹取出来,面上不显,心里也得不甘心,说不得还怀疑这丹药有什么问题,偷偷摸摸做小动作不愿意吃。

  但是这小花妖愣虽愣,却是个好孩子,不贪婪,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,心性澄澈干净,让人喜欢,也无怪乎帝君都对她颇为特殊。

  想到帝君,又想到自己那宏伟的计划,白婴尊者脑筋转了转,计上心来。

  白婴尊者状似不经意说:“你还不知道吧,帝君昨天深夜就出去了。”

  乔安一愣:“去哪儿了?”

  “帝君贵为九重天尊主,肩负着保护三界安危的重任。”

  白婴尊者竭力塑造太宸帝君光伟正的英明形象,大声赞叹:“帝君虽常居混沌秘境,不理世事,但若是三界哪里有异端作乱,或者异变暴动,帝君都会出去平息暴.乱、主持大局,护佑三界生灵,可谓是大仁大义、大勇大爱。”

  “...”乔安尝试着把这八个字和太宸帝君那张阴沉沉的脸联系在一起,表情渐渐怪异,

  “嗳,小乔仙子,你可莫以貌取人。”

  白婴尊者一看乔安就知道她怎么想,当即摆出一副“你真是不懂”的表情,摇着头说:“帝君虽然看着性情暴烈,实则宽仁博爱,是九重天亿万万生灵的大恩人。”

  乔安肃然起敬。

  太宸帝君那是看着性情暴烈吗?那根本是大魔神本尊,要搁她那边的小说里,那就是板上钉钉的绝世大反派!

  要是这样的都能算宽仁博爱,那乔安谦虚地认为,自己怎么也该是个圣母本圣吧。

  不过白婴尊者能把话含蓄到这个份上,也是很努力了,乔安要给老人家点颜面,她当即表示:“是,是小辈偏见了,帝君一定是面冷心热,嘴上凶巴巴,实际是个好人。”

  白婴尊者动了动嘴,隐约觉得哪里有点不对,但是乔安已经说不再对帝君有偏见,这正是他的目标。

  白婴尊者不再纠结这个,决定继续撮合两人的下一阶段的目标,于是问她:“小乔仙子啊,你看,你在这混沌秘境也是要常住下去,总要有些消遣吧。”

  乔安老实说:“天霖仙尊给我留了不少书。”

  白婴尊者不赞同:“年纪轻轻的,老窝在屋子里看书怎么行,也得出来溜达溜达。”

  乔安想想也是,这几天除了看书就是睡觉,以前忙得没时间睡觉的时候,最羡慕的就是猪,整天吃了睡睡了吃,但真这么昏天黑地的睡了几天,乔安有点怕给自己睡傻了。

  不过乔安也有顾虑:“尊者,那我要是在秘境干点什么,帝君会不会生气啊,天霖仙尊跟我说过,帝君可不想看见我了。”

  白婴尊者和蔼说:“怎么会,天霖就爱多想,你看你也住了这么些日子,帝君何曾动过你一根手指头?你放心大胆地住,只管把这里当家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  乔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把这里当家,不过想想白婴尊者的话也有些道理,太宸帝君要想弄死她,早弄死她了,人家九重天大佬,要么修炼要么出去拯救苍生,神出鬼没的,哪有功夫搭理她这个小花妖。

  这么想着,乔安不由地动摇了:“那您说...我干点什么好呢?”

  “那当然是看你自己了,看你有什么爱好。”

  白婴尊者摸着胡子,笑眯眯说:“像你们这些年轻轻的小仙子,平日里弹弹琴,种种花,喝喝茶,那不是再好不过的吗。”

  弹琴好啊,琴声每天都能传到帝君耳边,帝君一好奇,过来一瞅,嗳,红线就牵上了。

  种花也好,花香每天都能传到帝君那里,帝君一好奇,过来一瞅,嗳,这红线又牵上了。

  喝茶就更好了,品茗那必须得有个伴,等这小花妖给帝君养成喝茶的爱好,每天喝个十吨八吨,指定能修身养性。

  白婴尊者就盼着帝君能赶快沉浸在爱情的泥潭中,就像东边那谁谁和那谁谁的虐恋情深,西边哪家小仙子和小公子的相爱相杀...他可是知道,这人啊,一散发出爱情的酸臭气息,就日不动天也日不动地了;而帝君一消停,他们的好日子可就来了。

  白婴尊者慈爱地看着乔安,就像看着自家正在吭哧吭哧长膘的小猪仔。

  这小花妖多好一孩子,不仅自己乖,还肩负着把帝君也带乖的宏伟...

  “那我种地行吗?”

  白婴尊者慈祥的表情一滞:“什么?”

  “其实我一直有个梦想。”

  乔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:“我一直想买块地,当地主,种点土豆玉米...不是,种点仙果仙菜,再圈个篱笆卷子,养点小鸡...仙鸡仙鸭仙大鹅。”

  白婴尊者:“...”

  说完,乔安搓着手期待问:“尊者,您看我这爱好行吗?”

  白婴尊者从来没见过这么朴实的爱好。

  行吗?

  白婴尊者试着想象了一下,帝君挽起袖子裤腿跟人间老农似的下地种田喂鸡鸭的场面...

  “...”白婴尊者声嘶力竭:“不行!这绝对不行!”

  “哦...”

  乔安面露失望,白婴尊者怕她失去了积极性,咳了两声:“这个也不是我拦你,只是仙界哪有什么养鸡鸭的,如果你真想种,不如种点别的?”

  乔安老实问:“那种什么行?”

  白婴尊者沉吟片刻:“不如种些九曲仙株,琅琊花树,西方那边的梵贞菩提也是不错...”

  这些名字听着就很牛逼,乔安很有自知之明地摇了摇头:“还是算了,这些好东西到我手上糟蹋了。”

  乔安突然想起什么:“尊者,我能种点桃树吗?”

  桃树好养活,又能结桃子,桃花又好看,种成一大片想想也是美滋滋的。

  只要不养仙大鹅种什么都行,白婴尊者点头:“不过这个你得和天霖说,我要闭关炼丹,天霖不时就要进出秘境,跟他要是最方便的。”

  乔安乖乖点头。

  终于把小花妖带上了正路,白婴尊者甚是欣慰,又热情欢迎她多出来溜达溜达给偶遇帝君创造机会,才急匆匆回去炼丹了。

  想到要种桃子,乔安也是很期待,在屋子里晃悠了半天,终于看见天边划过一道流光,乔安连忙大声喊:“天霖仙尊——天霖仙尊——”

  那道流光在经过竹楼时本来加速要跑,但是乔安已经高高兴兴迎了上去,天霖仙尊左跑右跑,也没跑了,无奈只能停下。

  天霖仙尊一手抬起,宽大的垂袖正好挡住脸,他干巴巴问:“乔小友,可是有事?”

  “啊,是我上午和白婴尊者闲谈,如果不麻烦的话,您能不能帮我找点桃树种子种种。”

  乔安听天霖仙尊声音含含糊糊,像是嘴里含了什么东西,奇怪说:“仙尊,您声音是怎么了?是生病了吗?”

  “哈哈,没事儿,是我练功出了点岔子。”

  天霖仙尊一顿:“乔小友,昨晚睡得挺好吧?”

  乔安觉得仙界风俗真的太奇怪了,见人都问睡得好不好。

  不过她最近正尝试着将马屁与事实融汇贯通,有了跟白婴尊者的经验,她感激说:“多亏了仙尊给我安排的这个小竹楼,我睡得可香了。”

  ...然后天霖仙尊就很久没有说话。

  乔安仿佛隐约听见两声哽咽,怀疑自己幻听了:“仙尊,您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天霖仙尊擦拭了一下肿出个大包的眼角,坚强说:“乔小友,桃树是吧,我知道了,过两天就给你带回来,你还有别的事吗?”

  乔安摇了摇头,天霖仙尊步伐匆匆要走,乔安也转身要回屋。

  天霖仙尊走到一半,又猛地转身回来。

  “乔小友!”

  乔安扭过头,一脸茫然:“仙尊怎么了?”

  “小乔啊...”

  天霖仙尊踌躇半响,委婉说:“混沌秘境仙气浓郁,修炼事半功倍,你可以多抓紧时间好好修炼。”

  是偷懒太多被嫌弃了?乔安有些羞愧,连忙拱手:“仙尊教诲的是,小辈日后一定好好修炼。”

  天霖仙尊继续说:“尤其是晚上,我们根本不需要睡觉,有那个功夫多修炼最好,觉可以适当少睡一些。”

  乔安有点不舍:“...好吧。”

  天霖仙尊最后语重心长:“如果一定要睡,就尽量控制一下打呼的音量,大家生活都已经很艰难了,就不要再互相伤害了吧。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:“!!!”

  天霖仙尊说完,也觉得老脸羞愧,忙不迭消失在天边,只留下呆呆的乔安。

  乔安一脸懵逼地回了竹楼,坐在小竹凳上,回忆着今天天霖仙尊的话。

  难道是她打呼声音太大,天霖仙尊那么老远都听见了?还吵到人家睡觉了?

  那岂不是整个秘境的人都知道她乔安是个打呼怪了。

  天啊!她的脸还要不要了?!

  乔安细思极恐,顿时羞愧得不行,在那里咬着指甲哀叹自己的名声。

  “呜呜,将来可怎么出去见人啊——”

  乔安正伤心着,外面穿来清冷的男声:“玉珠仙子可在?”

  玉珠仙子?

  只有一个人这么叫她。

  乔安一愣,连忙跑去开门:“在在在。”

  一开门,外面果然立着长身玉立的昭华仙君。

  乔安拱手:“见过仙君。”

  “不必了。”

  昭华仙君面色和缓:“你毕竟是南天坊中人,虽然因为师尊内丹必须常住混沌秘境,但是那边总要给个交代的,我正巧出去办事,你有什么话要带过去,我一并给你捎带。”

  毕竟就这么把南天坊少主的未婚妻带回秘境,什么说法不给也不是回事儿,帝君随心所欲,他这个当弟子的总是要安排妥当的。

  乔安听了,陷入沉思。

  她最近脑子里的记忆大半都清晰了,对于原身的身世也有了更多的想法。

  按理说她无父无母,南天坊主待她如亲女,少主更是她的未婚夫,她理应去信说明情况;但是她最近越是看清记忆,越是有更奇怪的直觉,倒是不大想和那边有什么交际。

  沉吟片刻,她摇了摇头:“多谢仙君体谅,但是我现在还没恢复记忆,等我想好了再回信吧。”

  昭华仙君也不强求,点了点头,临走时又嘱咐她:“师尊出去了,我们闭关的闭关出去办事的办事,混沌秘境险地众多,你在附近走走也罢,莫要去那些险地,免得出了什么岔子,我们不能及时搭救。”

  “多谢仙君,小辈明白。”

  乔安想到刚才白婴尊者的话,好奇说:“仙君,帝君是出去匡扶正义去了吗?”

  “...也算是吧。”

  昭华仙君犹豫了一下:“毕竟魔君狼子野心,师尊打压他,也是为了天下苍生。”

  “...啊?”乔安迟疑:“...是那位...头上长俩犄角,握着一把火焰红缨枪的魔君吗?”

  “对,就是他,魔君侯辛。”

  昭华仙君欣慰说:“他是师尊旧友,师尊出去秘境,时不时地就会去魔界与他聚一聚。”

  乔安陷入了沉默。

  如果没记错的话,上一次聚一聚,那位魔君好像是用一条腿蹦跶回去的...

  那么这一次...

  “啊啊啊——”

  恢弘磅礴的黑色魔殿轰然碎裂,黑红的大地上,在一片鬼哭狼嚎四散奔逃的魔兵魔将中,一道火焰的流光是那么耀眼灼目。

  顽强英勇的魔君迈动着那一双有力的大长腿,甩着空荡荡的袖子,感受着背后乖张翻涌的煞气和凶戾冰冷的剑风,胸口万千情绪奔涌,不禁双目含泪,发出灵魂深处最深情的咆哮:“草泥马太宸你丧心病狂不是人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