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第3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(三)

小说: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作者:上黎 更新时间:2020-09-14 12:3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乔安觉得自己是挺无辜的。

  那按照正常人的逻辑,那嘴里吃下去的不就得从嘴里吐出来嘛。

  乔安在那里呕半天,愣是啥也没呕出来,嘴里反而甜甜的,泛着花蜜的味道。

  哦,她忘了,她现在是一只花妖。

  自带花蜜,这很可以。

  乔安砸吧了一下嘴,站起来转身刚想和那位凶神恶煞的帝君说这方法恐怕不行,就看见那位帝君佝偻着身子捂着肚子,脸色青白。

  乔安睁了睁眼睛,他这怎么也呕上了?

  还呕得比她都严重!

  乔安试探着问:“帝君,您没事儿吧?”

  “...”天霖仙尊复杂地看一眼一脸关切的乔安,走到太宸帝君旁边,低声说:“帝君,这内丹狡猾,看来已经融进她体内,怕是不好取出,此事还得从长计议。”

  “它以为这样本尊就没办法了吗?笑话!”

  太宸帝君猛地站直身,狠狠一拂袖,掌心转瞬多了一柄狭长的黑剑,他赤红着双眼凶戾地盯着乔安:“不过一颗丹丸,化本尊神力而生,竟也敢威胁本尊,今日本尊如何都要它灰飞烟灭!”

  说着,他周身黑气涌动,化作凌厉的剑风狠狠朝乔安冲去。

  乔安只看见对面突然爆出一阵黑气,随即太宸帝君就举剑杀气腾腾朝自己刺来。

  乔安当时吓得都忘了动弹,眨眼工夫,太宸帝君那张苍白俊美的脸距她寸步之遥,她甚至能清晰看见他眉心一点若有若无的浅浅红痕。

  然后乔安就觉得胸前一凉。

  她低头一看,一柄冷戾的黑剑已经干脆利落地洞穿自己的心口。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表情呆滞。

  她这是死死死——死啦?!

  但是为什么不疼呢?

  ...嗳,真的一点都不疼嗳。

  乔安茫然地看着捅进自己心口的剑,又抬起头茫然地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太宸帝君。

  他身形僵硬,脸色惨白,那双黑黝黝的眸子此时像是燃烧着火一样,死死瞪着她。

  乔安其实一点真实感没有。

  但是她认为作为受害者自己现在应该说点什么,她清了清嗓子:“我都说一定还你了你还杀我你这个人简直丧心病——”

  “噗——”

  喷来的血打断她下面的话。

  乔安愕然眼看着太宸帝君开始大口大口吐血,鲜红的血溅在他越来越惨白的脸颊和下巴上,妖异得近乎诡谲。

  乔安呆呆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迹,不经意一低头,才发现他胸口不知何时破开一个狭长而深的刀口,殷红的血源源不断从里面涌出来。

  呵,这血喷的,一定是戳到大动脉了。

  不不又忘了,神仙好像不讲科学。

  太宸帝君身形狠狠摇晃了一下,乔安下意识扶住他胳膊:“嗳嗳,帝君你没事儿吧快坐下来歇...”

  乔安突然一卡。

  不对,她他妈都要被他捅死了,她还关心他干嘛?

  这不是闲得犯贱吗?!

  乔安立刻要收回手,但是却反被男人狠狠攥住手腕。

  乔安觉得他用得力气一定很大,是恨不得捏死她的那种,因为她看见自己的手腕都被攥得青紫了。

  然而她仍然莫得感觉。

  然后,乔安就眼看着,太宸帝君那瘦长雪白的手腕,在眨眼的功夫青黑了一圈...

  乔安:“0.0”

  乔安再傻也意识到不对。

  似乎一直以来她受得伤自己都没啥感觉,全作用在太宸帝君身上。

  她又想起来她吃的那颗属于太宸帝君的内丹。

  从残存的记忆里她知道,内丹是大妖的生命精华,就是他们的半条命,那算算作用就约等于另一颗心脏,极其重要。

  所以她吃了他的心脏?然后她受的伤都会反噬在他身上?

  “你很得意?”

  阴沉沉的男声将她从混乱的思绪中拉回来,乔安回过神,正对上太宸帝君猩红的眸子:“很得意?觉得本尊奈何不了你,嗯?觉得你可以踩在本尊头上耀武扬威了?!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大哥,她还一个字没说呢。

  这么擅自给自己加戏,您老是戏精本精吧?!

  “异想天开...白日做梦...”

  他突然嗤笑一声,乔安就看见一道鲜血从自己心口溅出,太宸帝君猛地用力,直接拔剑而出。

  乔安连忙低头一看,发现自己心口的那道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愈合。

  乔安终于松一口气。

  看来的确是死不了啦,美滋滋。

  乔安脸上刚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,就听一声冷笑,下一瞬,伴随着布帛撕裂的声音,右胸又是一凉。

  “...”乔安呆呆地看着又捅进自己右胸口的黑剑。

  “没有人可以威胁本尊!”

  太宸帝君阴鸷俊美的眉眼间是让人胆寒的戾气:“胆大包天的东西,本尊要将你千刀万剐!”

  “...”乔安看着他胸前一左一右对称的两大血洞,陷入了沉思。

  然后就好像开启了什么奇怪的模式。

  太宸帝君一剑一剑地捅她,捅得特别认真,特别执着,特别不死不休。

  “那个...帝君啊。”

  乔安小心叫住他:“这也...也挺长时间了,要不咱先、先歇会儿?”

  太宸帝君动作一顿,随即煞气爆然涌动:“你在嘲笑本尊?你找死——”

  “不是,帝君。”

  乔安实在忍不住了:“您放狠话的时候,是不是先别咳血,才比较有威慑力啊。”

  太宸帝君:“...”

  太宸帝君狠狠一用力,黑剑几乎将她整个人钉在地上

  ——然后他就猛地喷出一口血来!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被迫仰头以诡异姿势仰望苍天,很是无语:“帝君,您这又是何必呢。”

  “闭嘴…咳——”

  太宸帝君话音未落,又开始咳咳咳血,乔安真怕他一会儿把肺都咳出来。

  太宸帝君模样很痛苦,他劲瘦凸起的骨节扣住自己心口,往后踉跄几步,靴底在坚硬的地上生生刮出两道裂痕。

  他垂着头,散开的长发遮住了眉眼,只露出一截尖尖的雪白的下巴,染着斑斑点点的血痕,乍一看,就像开在雪中的红梅,红得妖艳靡丽。

  乔安竟然诡异地觉得他这样还挺好看的。

  等等,是不是有哪里不对?

  她没有哪里坏掉吧?!

  这时,太宸帝君缓缓地抬起头,一双不知何时又由暴怒赤红变回深黑色的眼睛,一眨不眨,幽沉沉地盯着她。

  天霖仙尊飞身而来,看见太宸帝君眼底那浓如深墨的眸色,心头一个咯噔。

  不好,煞气要反噬了。

  天霖仙尊连忙祭出法器,手指划着法诀,一道传声符瞬间冲向远方仙宫,同时几人周围凝出厚厚的屏障,他急声呼唤:“帝君!醒来!请您莫要冲动——”

  乔安不知道她在面对多么恐怖的境况,她就是觉得太宸帝君这个眼神怪瘆人的。

  她想了想,握住长剑手柄,把那不知道捅进自己胃还是肠子的黑剑拔了出来。

  这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,流淌在剑身上的血液和污浊瞬间就消失掉,摸着凉飕飕的。

  乔安没忍住摸了两把,恍惚感觉那剑的温度有点升高,就跟人脸红似的。

  乔安也没在意,握着手柄试探着递给他:“帝君您的剑...还、还您?”

  “...”天霖仙尊暗骂这小花妖火上浇油,想到接下来煞气冲天帝君大开杀戒的场面就觉得心头发凉。

  他沉重地想,只盼着昭华仙君能带人尽快赶来,他一个人面对帝君可撑不了多久...

  天霖仙尊心中思绪万千,但是等了一会儿才突然意识到,帝君竟然还没有动静。

  他愕然抬头,见太宸帝君像是愣了一下,有些古怪地盯着那小花妖。

  乔安被看得不明所以,低头迟疑地看了看剑,又用袖子在本来就已经很干净的剑身上擦了两把。

  黑剑颤了一下,温度更高了,还有点要跑的意思。

  乔安赶紧用力攥住挣扎的剑,双手横着捧住剑身,恭恭敬敬地递过去:“帝君,请。”

  “...”太宸帝君阴晴不定看着她,劲瘦凌厉的指骨微不可察蜷了蜷。

  乔安手中的黑剑“噌”地就飞出去,她惊讶抬眼,就看见那黑剑已经乖乖落在他旁边。

  乔安无意识抓了抓手。

  太宸帝君冷哼一声,扭身猛一拂袖,天霖仙尊设下的屏障就如薄纸被撕裂,他自顾自飞身而起,连带着周身冰冷肆意的煞气,转瞬化为黑雾消散在天际。

  天霖仙尊愣愣看着太宸帝君消失,再看向乔安的眼神就变了。

  乔安看刚才还一门心思要和她不死不休的太宸帝君,转眼干脆利落地走了,很是摸不着头脑。

  不过走了就好,就算被捅得一点感觉没有,也不代表乔安愿意站在那里被人左插一刀右插一刀——不说别的,这精神上压力也怪大的。

  “乔小友。”

  乔安扭过头,那位天霖仙尊已经笑呵呵站在她面前:“帝君先行一步,小友,我们也走吧?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好吧,就知道不会被轻易放过的。

  乔安心中默默落泪,让你嘴欠,吃什么不好,吃了人家的内丹,现在好了,人家要你还,你都得把自己搭进去了。

  天霖仙尊在路上问起乔安为什么会出现在玄湖里,乔安老老实实地把那个粉衣女的事儿说了,又说自己脑子被磕坏了,其他的就想不起来了。

  “没事儿,你可以慢慢想。”

  天霖仙尊又感叹:“你运道很好,玄湖乃仙界绝境之一,湖水之深直通幽冥深渊,即使是我掉进去也不好脱身,寻常人掉进去,更是要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  乔安深以为然:“这多亏了帝君的内丹,要不是意外吞了它,我现在恐怕已经死了。”

  所以从这方面说,她还真得感谢太宸帝君,毕竟是他间接救了她的命。

  好吧,她原谅他之前一不合捅她十几刀的事儿了——反正受伤得也不是她。

  天霖仙尊笑着摸了摸长髯,意味深长:“帝君内丹神力无穷,寻常人吞下只会爆体而亡,你吞下内丹而安然无恙,可见是天意如此...你与帝君有缘。”

  乔安一个哆嗦。

  这种缘分...真是白送都不想要。

  乔安轻松跟在天霖仙尊后面,也不觉得累,不知过了多久,天霖仙尊突然抬手在空中撕开一道裂缝,乔安跟着他迈步进去,明媚的阳光像是被什么遮住。

  乔安发现不知何时,周围浮起了一层浓雾。

  天霖仙尊说:“这是混沌秘境,遗世独立,神秘莫测,是帝君亲自劈出来的世外桃源。”

  乔安看着周围阴沉沉的灰雾,又看着脚下呈现诡异土灰色寸草不生的大地,很怀疑自己的语文水平:“...世外桃源?”

  天霖仙尊假装没听见,淡定地继续带她往前,浓雾渐渐散去,露出一片连绵的宫殿群。

  “帝君住在主殿。”

  天霖仙尊指了指中间最恢弘壮阔的那座宫殿,又问她:“你想住哪里?”

  乔安惊喜:“还可以挑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天霖仙尊点了点头:“除了我和帝君的住所,其他的都是空的,你想住哪个都可以。”

  “...”乔安看了看那少说千八百间的宫殿,艰难地吞了吞唾沫:“那我选离帝君最远的那间,谢谢。”

  天霖仙尊笑了一下:“你不用怕。”

  乔安苦着脸,心想帝君就差打死她了她怎么不怕,那一刀刀给她捅得,透心凉心飞扬。

  天霖仙尊像是知道她怎么想的,又摸了摸长髯,笑吟吟说:“帝君不会再动你的,你无需害怕,只管宽心便是。”

  乔安只当他是在安慰自己,虽然心没宽下来,但还是感激地道了谢。

  天霖仙尊见状,也不再说什么,等时间长了,她自然便知道了。

  乔安如愿住到了最偏僻的小竹楼,天霖仙尊还要去向太宸帝君回禀,走的时候,留给了她一大批典籍,都是九重天的奇闻异事和历史传记,说给她打发时间用,也许看着看着就能想起来记忆。

  乔安感动地收下了,目送着天霖仙尊离开,在屋子里转了一圈。

  竹楼看着空荡,但是东西挺全的,也不知道已经放了多久,但看着都是崭新的,上面一点灰尘没有。

  乔安简单溜达了一下,躺在床上,终于能松一口气。

  这一天,可真是太刺激了。

  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,乔安闭着眼躺了一会儿,怎么都睡不着,干脆爬起来,找出天霖仙尊留下那一摞书,随便找一本,准备酝酿一下困意。

  这本书是讲九重天大大小小的特殊秘境,乔安很快就翻到“玄湖”的介绍,和天霖仙尊说得大同小异,仙界第二绝境,堂堂仙尊仙君掉进去都要九死一生的险地。

  乔安摸了摸自己还健在的圆润脑袋,不由对太宸帝君多一分感激。

  下次如果他还要再捅她,她一定要表现得更痛苦一点,多惨叫两声,给足他排面。

  乔安又突然想到来的时候,天霖仙尊给她介绍的,这里是太宸帝君亲手开辟的秘境,那也在这本书里吗?

  怀着好奇,她继续往下翻,还真翻到了。

  “混沌秘境,九重天至尊太宸帝君之小洞天,罡风蔽日,煞气冲天,混沌相冲,生机泯灭...”

  没一个好词啊...乔安暗暗咂舌,往下看一行,表情一僵

  “...混沌秘境,仙界第一死地,九重天第一绝境,个中凶险骇人听闻,其煞烈凶名威慑四海,可令小儿止啼哉。”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盯着那个“第一绝境”,看了很久,满脑子只有八个血淋淋的大字:

  “刚出虎口,又入狼窝”

  “…”乔安轻颤着手,忍不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:穿越好可怕,她想回家家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