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第2章 帝君是个蛇精病(二)

小说:我可以躺赢吗?[快穿] 作者:上黎 更新时间:2020-09-14 12:3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乔安也不知道怎么就又醒过来了。

  醒过来,有好有坏,坏的当然是她穿不回去了,好的就是她终于想起来自己穿来的前因后果。

  她那天,通宵做计划,通着通着人就凉了,然后一个光蛋找上了她,让她穿越,做任务。

  她这个穿越,穿得很人性化,就一个要求,要她在每个世界都过好。

  乔安觉得这真是过分随意了。

  过得好?什么叫过得好?挣多少钱买几套房娶几个老...至少得给个量化标准吧,这种草率的要求放她们公司会被老板骂成狗的。

 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可以往上浮了。

  胸口仿佛有一股暖洋洋的气在全身游走,她扑腾一下手臂,身体很轻松地就往上游了一截,和之前废了老鼻子劲儿还往下沉的场面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  乔安想起自己昏迷之前吃的那颗白珠,估计和那个有关。

  难不成是什么上古仙丹?恰好被她吃了?

  乔安捂着眩晕的脑袋往上游,心想一会儿得先找个地方整理一下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记忆。

  临近湖面的位置,湖水中开始泛起洪流,乔安闭着眼,手伸出水面往四周抓,试图抓住什么借力。

  然后她右手就握住一个滑溜溜的东西。

  乔安根本来不及多想,一用力借着力气把身体从泥泞的洪流中拔.出来,扑腾着蹭到湖边,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黑水,深深吸一口气,睁开眼

  然后就看见一截苍白漂亮的脚...脚踝?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:“!!!”

  乔安呆呆看着自己的手,爪子下意识握了握,眨眼间,那只脚踝一寸寸绷起,凌厉的肌肉线条绷开苍白的皮肤,蜿蜒的青色血管微微鼓动。

  这不合理。

  乔安胡乱想,男人的皮肤怎么可能这么细这么滑。

  肤如凝脂?!

  她呆呆地抬起头,正对上一双阴沉沉的眸子。

  乔安看着太宸帝君,太宸帝君看着乔安。

  风凄凄,水凉凉,没有人说话。

 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

  乔安被看得很紧张,吞了吞唾沫:“这个...我觉得我可以解释...”

  太宸帝君没有说话,他就直勾勾盯着乔安那只胆大包天的手。

  乔安一看,猛地收回爪子,结巴:“对、对不起,我我,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妈呀,这男人谁啊,看着好吓人啊。

  太宸帝君的眼神顺着她的手一寸寸往上刮,最后定在她水鬼似的湿漉漉的苍白脸蛋上,黑黝黝的瞳仁骤然一震,浑身爆发出可怕的煞气。

  “轰——”

  乔安只听一声巨响,眼见着这黑袍男脚下大地大片大片撕裂,远处连绵的巨峰山脉轰隆隆地塌了,滚滚烟尘冲天而起。

  “...”乔安呆呆看着黑袍翻飞白发乱舞的男人,目瞪口呆。

  这这这...这神经病吧!

  天霖仙尊和魔君侯辛被气浪当场震飞,天霖仙尊连连咳嗽着赶紧又飞回来,挥了挥袖子散去烟尘,刚想对太宸帝君说些什么,就看见太宸帝君对面还不动如山飘在湖里的乔安。

  天霖仙尊面露愕然。

  侯辛在空中打了个滚,抹了把脸上的灰,探头一看,眼睛瞪得老大:艹!仙界都这么牛逼了吗。

  一只小花妖都能对这大魔头的罡风脸不红心不跳,他这个魔君还要不要脸了?!

  乔安一脸懵逼看着黑袍男,黑袍男死死盯着她,眼神越来越凶狠。

  乔安脑子迅速转了一下,恍然大悟。

  哦,他一定是看她反应不对。

  这么个厉害角色,山都崩了,她居然不害怕,这太不给人排面了。

  乔安立刻双手环胸,做出瑟瑟发抖的样子,小心翼翼瞅着他。

 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...他的表情好像更难看了。

  被拎着后颈衣服从湖里提起来的时候,乔安真是完全搞不明白这些仙啊神啊的点。

  “果然...”

  黑袍男紧紧咬着牙,艳红的唇色更是鲜艳得刺目,乔安盯着他嘴唇,甚至怀疑会滴出血来。

  “...胆大包天...你...”

  他锋利阴鸷的眉目骤然凶戾:“..你找死!”

  乔安心里一个咯噔。

  天霖仙尊突然大喝:“帝君小心!”

  恰在这时,斜对面骤然刺来一道道气势汹汹的烈焰箭雨,其中一道正划过乔安脸侧,她感觉脸颊一热,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下来。

  她抬手摸了摸,才发现自己流血了。

  但是奇怪的是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。

  拎着她的黑袍男突然转身,狠狠一拂袖,漫天烈焰箭矢瞬间灰飞烟灭,他看着天边那道转瞬逃得快没影的红焰人影,瞳孔浓黑几欲凝为实质:“侯辛,你该死!”

  哦。

  乔安悟了。

  原来这是口头禅。

  这也死那也死你也死我也死,大家一起死死死——

  黑袍男话音未落,乔安就觉得衣领处的力道一松,自己一屁股坐地上,眼看着黑衣男化为一道黑色的流光直至追着那个火焰人而去,所过之处山崩地裂、天地变色。

  乔安:“...”

  这就、就走了?

  乔安又摸了摸脸颊的伤口,这么快就愈合了,真的一点都没疼。

  是伤口太小了?

  她茫然地挠了挠头,从地上爬起来。

  黑湖的湖水很奇妙,水汽在刚接触空气的时候就迅速蒸发掉,等她站起来身上已经干透了。

  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,一抬头,面前就站了一个清瘦和蔼的中年人。

  乔安记得,刚才就是他叫那个黑袍男小心,他们是一伙儿的。

  这个中年人看起来挺好说话,就是看着她的眼神特别奇异,好像在看什么奇珍异种。

  “先生...前辈您好。”

  乔安友好地朝他打了个招呼:“那个,前辈您朋友追人去了,我就、就不打扰了,我就先走了啊。”

  说完乔安扭头就要溜,但是眨眼间前路就被人挡住,中年人笑眯眯地看着她:“小友请慢。”

  乔安没跑成,又挠了挠头,硬着头皮问:“前辈还有事儿?”

  中年人摸了摸长髯,却没有回答,而是说:“小友,吾名号天霖。”

  这个题她会!乔安立刻拱手,祭出标准社交台词:“久仰大名久仰大名,小辈乔安,见过天霖前辈。”

  天霖仙尊:“...”

  天霖仙尊古怪地看着她:“我是天霖仙尊。”

  乔安:“??”

  这还挺较真的。

  乔安继续客气:“是是,天霖仙尊,久仰久仰。”

  “...”天霖仙尊对这个愣头青无语了,只能祭出大杀器:“刚才那位,是太宸帝君。”

  像是怕她又没点数,他又重点强调:“混沌秘境之主,帝君太宸。”

  乔安:太沉?!

  哈哈,这个名字可是挺有创意的。

  其实看着也不是太沉...等等!

  乔安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名字,她瞪大眼睛,小心翼翼地问:“是...那位太宸?”

  天霖仙尊终于面露欣慰之色:“是,这九重天上,只有一位太宸帝君。”

  乔安脑子“轰”的一声。

  太宸帝君是谁?

  仙界帝君,三界杀神,九重天上第一人。

  相传那是把九重天屠过一遍的绝世大魔头。

  乔安满脑子记忆搅成浆糊,天霖仙尊什么的这种听起来也挺厉害的称号一点印象没有,“太宸”这个名字却以傲人之姿死死铸在脑子里。

  而她刚才干了什么?

  她她她摸了太宸帝君的脚踝...好像还抓了几下他小腿...

  乔安当时腿就有点软:“前、前辈,这里面绝对有误...”

  “啪。”

  一个血糊糊的东西突然从天而降坠在乔安脚边。

  乔安下意识低头,看见一只还在抽搐的胳膊。

  乔安:“...”

  “啪”

  “啪。”

  又有两个东西砸下来,乔安面无表情看着那两只抽搐的手臂,还有一条用力蹦跶试图站起来的腿。

  乔安:“...”

  乔安默默捂住心口。

  她的速、速效救心丸哪儿呢?

  一道鬼魅般的黑影无声无息落在地上。

  天霖仙尊拱手,笑着说:“恭喜帝君大败魔君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太宸帝君面无表情看着还在满地爬的两条“胳膊”,抬了抬腿,一脚踩住要从身边跑走的“腿”,靴底用力一碾,一声闷响。

  乔安:“...”

  血糊糊的碎末在沾到靴子的时候就化为飞灰,太宸帝君冷冷“啧”了一声:“还是让他跑了。”

  “...”乔安颤颤巍巍扶住旁边的大树,心想:大哥,人家一共两只胳膊两条腿,你都卸人三了,人家用一条腿能跑回去,真的很努力在求生了。

  乔安好不容易把发软的腿掰直了,捂着肚子站起来,就感觉背后冷冰冰的眼神,浑身毛都快炸起来了。

  她僵硬地转过身,看见太宸帝君阴沉个脸盯着她。

  他把那个魔君又拆胳膊又卸腿,身上却连灰尘都没有(也可能是黑袍色儿深看不出来)。

  但是乔安却发现,他脸上被刮了一道血口,伤口已经凝固,但是丝丝缕缕的血迹黏在苍白的皮肤上,极其触目惊心。

  咦,他也被划脸了?也是左脸?

  乔安不由地摸了摸自己左脸上的伤口。

  然后她注意到,她刚做这个动作,太宸帝君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难看,眼风化成冰刀飕飕刮过来。

  乔安生生僵在那儿,手不知道该抬该放。

  这位大佬要杀她比杀鸡还轻松,她不能不怂,没有扑通跪下叫爸爸,那已经是她作为优秀党员最后的尊严了。

  “帝、帝君。”

  乔安连忙拱手:“小辈刚才多有得罪,但绝对都是无心的,无意冒犯了帝君,帝君大人有大量,请一定恕罪。”

  太宸帝君:“呵。”

  乔安:...这大哥,比代码还不好搞。

  乔安哭丧着脸:“帝君啊,小辈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补偿帝君,要不然帝君说个能息怒的法子,小辈一定竭力去做。”

  太宸帝君冷冷盯着她,突然身形一晃,下一瞬,就出现在乔安面前。

  “!”

  乔安被吓了一跳,不由地往后退了两步,惊恐地看着他。

  太宸帝君突然伸出一只手,平摊在她面前:“拿来。”

  乔安呆呆看着那只修长苍白的手:“什么?”

  “胆敢装傻。”

  太宸帝君锋利的眉峰动了动,像是要发火,极为不耐说:“本尊的内丹,拿来。”

  内、内丹?

  乔安突然想起之前在湖里吃的那个白珠子。

  她心惊胆战地比划了一个拇指肚大小:“帝、帝君,是这么一个白...白珠子吗?”

  太宸帝君薄薄的唇角掀了掀,显出无比嘲讽的意味。

  乔安想哭。

  她就知道,哪里有上古仙丹的好事儿给她逮着,只有催命符往她嘴里塞。

  “还回来。”

  太宸帝君重复了一遍,低沉的口吻已经非常危险。

  乔安头皮发麻。

  她可怜巴巴地看着太宸帝君,太宸帝君只冷冷盯着她,很有她再不动手他就亲自来的意思。

  乔安莫得办法,她悲愤地深吸一口气,猛地把手卡进喉咙里,然后扭头扶着大树就开始:“呕——呕——”

  天霖仙尊:“...”

  天霖仙尊都看傻了,刚想笑,突然想到什么。

  他猛地去看太宸帝君:“帝君...”

  太宸帝君死死瞪着乔安,随着她干呕的声音,他的脸色一点点发青。

  突然,他挺拔的身形晃了晃,低下头,紧紧捂住嘴,却还是从喉咙里发出轻微地一声:“唔...”

  天霖仙尊:“...”

  太宸帝君:“...”

  太宸帝君双目赤红——这只花妖今天必须死!!!